手機版
 


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是信仰的世紀,也是懷疑的世紀;
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我們擁有一切,我們也一無所有;
我們正奔向天堂,我們也步往相反的方向。
 
總而言之,那個時代和現在是如此的相像,那些喧囂的權威,不論說好說壞,都堅持只能用最高級的形容詞來描述它。

 

時代巨輪 —— 諾語 2016-09-27


【時代】
 
以上是狄更斯所寫小說《雙城記》的序言,已經被各界引用至泛濫的地步,一般是片面地,囫圇吞棗地應用在描述貧窮懸殊的情況。狄更斯當時的確是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描寫兩座巨人般的城市巴黎和倫敦(雙城)在動盪年代的社會的境況。
然而,在大時代興衰,新舊交替之中,雖然經歷苦難,往往是危中有機,不是簡化為「最好」或「最壞」就可以輕易描述,一如我國古人所言: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
 
【經典】
 
小店開業以來,常有街坊指著自己手上的玉鐲,說是數十年前以幾百元或千多元購得,現在市面的都賣得太貴了。交談之下,每次都出現「口述歷史」的「想當年」的環節,例如她們一般都會細訴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是最美好的,現在生活怎樣的艱難,有時甚至附帶一點兒怨氣 ……。

每當遇到這情況,我總會列舉一些例子,以探討現代的社會其實不是全是很差的,例如幾十年前的冷氣機是富有人家的設備,現在幾乎家家戶戶都設有空調;生病時政府醫療機構的服務比鄰國完善,青年人的教育已不像上世紀只得兩所大學;而在冬天,我們都不像當年,要「煲水」才有熱水洗澡。置身於歷史的軌跡,我們不能「輸打贏要」,在享受社會進步的同時拒絕面對時代帶來的缺點,正所謂歌仔都有得唱「人生不免崎嶇,難以絕無掛慮」。

每當談話到此,一般會相談甚歡,最後揮手作別。目送他們離的去背影,我都會低哼著這一首歌《巨輪》,以下大家可分享一下。
 
這個是否最壞的年代?因筆者不是那些那些喧囂的權威,總把好的說成最好,壞的說成最壞,沒有灰色,沒有中間,沒有互為因果。只是深信,在時代新舊交替的巨變之中,如果每個人都能把握今天,雖然昔日不再,必可再開創屬於自己更好的更經典的明天。

 
 

—— 電視劇《巨輪》主題曲

就算在某天風急花飛再一篇
你我仍然甘於應戰
走得過最絕望危難了  哪會怕考驗
時代變 人物風景都改變
我們英勇卻未輸從前
如常在苦困裡彰顯  未會變
 
就算在昨天高高低低每一篇
你我原來怎麼蛻變
總可躍進動盪時局裡  緊守這片天
這巨輪 又再一天一天轉
我們未可回歸到美麗從前
亦有新經典上演


※ 本文內容的版權由一諾翠 (ipromise) 擁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 visits
網頁皇 網頁設計 Web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