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浙江紹興 · 沈園


傷心橋下春波綠—— 諾語 2016-12-05

南宋著名愛國詩人陸游一生飽歷波折,不但仕途坎坷,而且愛情路上也遭遇不幸。

陸游父親陸宰是知識分子,影響之下令陸游從小就好學不倦而且憂國憂民。二十歲便與其表妹唐琬結婚,然而唐琬為陸游的母親所討厭,辣手逼迫其離婚,後來兩人分別另行再婚。十多年後,陸游與唐琬重遇於沈園。陸游傷痛之下,在粉牆提了一首《釵頭鳳》詞,唐琬亦作同調之詞回之,以訴其哀痛。是次「沈園會」之後,唐琬不久就抑鬱病逝。

陸游於沈園重逢寫下的詞: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墻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閒地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唐琬見詞肝腸寸斷,回寫詞一首: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千秋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嚥淚妝歡。瞞!瞞!瞞!

唐琬在詞中盡訴對陸游的思念和憂傷成疾離世,陸游知悉後悲痛欲絕,終生難以釋懷,沈園自此成為他對唐琬思念之故地。

沈園,是南宋一位沈姓富商的私人花園,規模很大,晚年陸游多次到沈園悼亡,寫下多首悼亡詩,以下這首最爲深婉動人:

《沈園》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臺。
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詩的開首以斜陽和管樂器畫角的哀愁,把人帶到沈園尋覓曾有過芳蹤的舊池臺,雖然昔日景象如舊,傷心的橋下綠水依然,但已再難覓當天驚鴻一撇伊人的影子。

****** ***** ***** ***** *****

本店開業以來,常常有客人查詢某玉件是否已出售,有時會查問售出了多久,言詞中難掩臉上失落之情,曾有客人甚至因為得悉心儀的玉鐲竟已售出,登時淚盈於睫,真情流露,不可能有假。

我們不是標榜本店的翡翠千挑萬選,萬中無一,只是,每一件翡翠都有各自的氣質和獨特色,就像情人,往往講求眼緣,遇上對的人、對的時間,一旦「認定」了就此情不渝,雖未至於「傷心窗內翡翠綠,曾是驚鴻照影來。」的程度,但一如陸游的情況再難另覓一位唐琬,因為要找一模一樣的翡翠實在非常困難。

筆者在幾個月前終於都嚐到「曾是驚鴻照影來」的滋味。事緣這半年經常需要到廣東道辦事,因此常會在附近一帶逛玉器店,有一次見到一對滿綠平安京扣,造型輕盈,色澤翠綠欲滴,售價也不貴。但沒有決心買下,每當再到廣東道才會探望一下,直到最近一次,已找不到這對京扣的芳踪,頓時失落感湧現,只能嘆一句:往事只能回味。

此情此境,又想起了那些淚盈於睫的玉友,現謹以此文以及送這一句與大家共勉之: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最好的尚未來臨。



※ 本文內容的版權由一諾翠 (ipromise) 擁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 visits
網頁皇 網頁設計 Web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