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逍遙遊》 —— 諾語 2017-04-13

繼前文《養生主》和《大宗師》,本文以莊子的最奇幻的名篇《逍遙遊》為題作交流。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逍遙遊》可說是莊子一書之中最奇幻莫測的一篇文章,因為此文開首就描述在北方冥海有一條體積極其龐大的「魚」,名字叫「鯤」,鯤的身體非常巨大,大到不知有幾千里。鯤可以突然變化為大鳥,牠的名字叫「鵬」。鵬的背脊大到不知有幾千里,每當振翅起飛之時,翅膀大得像天際的雲。這巨鳥在海上風起雲湧時就飛到南海。南海,就是天池。

古書《齊諧》記載:鵬鳥飛往南海,雙翅激起的水花足有三千里之高,牠攀乘著旋風直上九萬里長空中,隨著六月的海風飛往南海去。「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扶搖,形容急劇盤旋而上的暴風,亦是成語【扶搖直上】及【鵬程萬里】的出處。 莊子續說「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其意是指若然水積的不深,就沒有力量去承載大船;但是若在廳堂的凹地上倒一杯水,把一根小草放到水面上卻可以像船一樣浮起來。

莊子再下來,描述了一段蟬和班鳩(一種小鳥)的有趣「對話」。蟬向斑鳩笑著說:我展翅起飛,碰到樹木時就停在上邊,有時力氣不夠就降落地面上,又何必要高飛九萬里去到那遙遠南海?即使去郊遊,準備三餐當晚回家,肚子仍飽飽的,但是旅行百里以外,就得準備隔夜的糧食,旅行千里以外,更加要準備三個月的糧食啊!

到底蟬與鵬哪個是對?莊子以大量篇幅帶出人生在世在乎適性,每個人也有自己的世界,人生漫漫長路滿佈荊棘困難,不妨多些【離地】攀上扶搖飛上高空九萬里,重新察看當前的困難,可能未如原先想像般巨大。 同時重新檢視自己的定位,魚或鵬,船或草,蟬或鳥,我們要找到並重返真正自己的世界。

莊子以恢宏的奇想把故事的畫面隨著巨魚變身成巨鳥驀地騰空九萬里,「上天下海」一下子把讀者的視野拉高,神馳萬里。是故《逍遙遊》一文受追奉為神品,金庸《天龍八部》一書出現的諸如逍遙派,李秋水,北冥神功等等明顯受莊子一書所影響啟發。

本店有一客人(現已成好友),因私隱條例姑隱其名現以 L 小姐稱之,此姝有一好友 T 小姐(後亦成我們好友)。此二姝內心充滿陽光和正能量,不安於室,喜好外遊。每次見面,不是說剛從那兒遊玩,就是預報將往某地旅遊。

自結識此二姝,每當想起《逍遙遊》一文,腦海就不期然出現她們身影結伴傲翔神洲萬里高空之畫面。並非指其身形如鵬鳥,而是她們的思想行事甚有莊子逍遙人生之影子,適性隨行而不強求,人生自樂。

今天又是她們出發傲翔的日子,雖然連日下雨,但是我們深信,以她們一貫處世心得,無論去到哪兒都會是好天氣。

謹以拙文獻給每一位一直默默支持一諾翠的朋友,人生路漫漫,風雨不定,我們只需抱有「堅離地」的心態,以及扶搖九萬里長空的視野,追尋精神上的自由,終可找到屬於自己的世界,無論天晴天雨,每天心裡都會是好天氣。

製圖 / 背景攝影:一諾翠

※ 本文內容的版權由一諾翠 (ipromise) 擁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 visits
網頁皇 網頁設計 Web design